您好,欢迎来到教育优网
   首页 > 资讯列表 > 详细信息
全国多省现“毒跑道”事件 检测结果多为合格
教育优网    发布时间:2016-06-14  字体:  

原标题:塑胶操场:疑毒从有,行不行?

《新闻1+1》2016年6月13日完成台本

——塑胶操场:疑毒从有,行不行?

(节目导视)

解说:

孩子们出现头晕、恶心、流鼻血,但塑胶跑道检测结果,却是合格!

西城区教委主任丁大伟:

尽快研究确定出,彻底整改去异味的方案,包括全部拆除或部分拆除。

解说:

跑道的问题?标准的问题?还是孩子们身体的问题?

南京林业大学理学院化学与材料系聚氨酯专家罗振扬:

2011年的国家行业标准里面,它指定了只是几种重金属,只有这几种所谓的安全性的指标。

解说:

跑道大量修建,行业快速发展。

《新闻1+1》今日关注:塑胶操场:疑毒从有,行不行?

评论员 白岩松:

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这两年随着对校园体育的重视,塑胶操场进校园,成为一个非常快的这样的一种动作,然而就在这非常快的动作当中,关于毒跑道、毒球场这样的新闻也层出不穷,而这样的新闻的出现,往往是以相当多的校园里的孩子流鼻血、咳嗽、皮肤过敏等等这样的症状作为引发点。我们来看,仅仅在过去这一两年的时间里,出现了毒跑道、异味操场问题的省,省市自治区就有6个,辽宁、内蒙古、江苏、浙江、江西、河南。城市涉及到了15、16个,苏州、无锡、南京、常州、深圳、上海、北京等等,那最近呢,在北京就有两、三个学校都涉及到了关于这种毒跑道的这样一种新闻。不过今天又再次出现了检测结果,大家知道了,又是合格的。我们来听一段同期声。

西城区环保局环境保护监测站站长 韩佳真:

符合GB/T 14833—2011(国家标准)中,检测有害物质的技术要求,抽检样品为合格品。

白岩松:

按理说听完达标之后应该感到放心才对。但是很多人恐怕跟我的心情是一样的,很难放心。在过去这一两年的时间里头涉及到20多个与毒跑道有关的新闻,最后的检测结果其实只有4、5个是不合格的,也就是大部分都是合格的。所以我要用一个又合格了这样一个概念。但是当一次又一次的合格达标这样的字眼出现了之后,人们的疑虑不仅没有减弱,反而变的更加加重了。为什么?这背后有这样的一些问号。我们是达标了,但是这个标准本身达标吗?它并不是一个强制性的标准,只是一个推荐标准,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即便是推荐标准,针对的也是成人,我们有针对孩子的标准吗?如果要有针对孩子的标准,它还会达标吗?第三个,这次我们检测的时候是教室里头空气是合格的,然后这种样品是合格的,那么孩子在塑胶操场上如果从事体育运动的话,它还合格吗?一系列的问号还可以往下再列,不过这应该是我们共同关注的问题。来,我们就关注达标之后,我们要关心的问题。

解说:

昨天下午,北京市西城区通报了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室内空气及操场检验结果。结果显示,操场各项指标符合国家标准。

北京西城区环保局环境保护监测站站长韩佳真:

抽检样品所检全部项目的检测结果,符合GB/T14833-2011(标准)中检测有害物质的技术要求,抽检样品为合格品。

解说:

报告显示,塑胶操场检测样本中,国家规范要求的苯、可溶性铅等7项指标,均符合国家相关标准。而抽检的16间教室空气检测样本中,15间符合国家相关标准,有1间音乐教室甲醛超标。

那么,该校的多名学生为什么会出现头晕、恶心、流鼻血等症状呢?除了检测结果,会上还通报了学生体检的情况。

北京西城区卫计委副主任赵刚:

在216例检查结果中,79例指标合格,137例有超正常值范围指标。经专家组讨论初步认为137例中,97例因缺乏对应临床表现,目前无临床医学诊断意义,33例凝血检查项目超出正常值范围,需结合临床症状进行复诊检查。

解说:

针对检测结果,西城区教委表示,对于检测不合格的音乐教室,立即停止使用,并马上进行整改,包括拆除装修材料,尽快达到可以使用的标准。

北京西城区教委主任丁大伟:

针对操场检测指标合格,但操场异味还存在的情况,本着以学生为本的原则,马上组织学校有关专家和家长一道,尽快研究确定出彻底整改去异味的方案,包括全部拆除或部分拆除,以及对操场进行进一步的除味处理,并于本周内完成。

解说:

事实上,近一段时间以来,北京校园疑似"毒跑道"事件,已经出现了5起。

解说:

不仅在北京,从今年5月20号开始,成都、沈阳等地也发生了疑似校园"毒跑道"事件。

沈阳铁路第五小学学生:

头疼,有时候就出鼻血了

记者:

就是在课堂上就会流鼻血?

学生:

会。

记者:

频率会越来越多吗?

学生:

越来越多,一天是两到三次,有时候堵不住。

记者:

你们同班其他同学有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

学生:

有。

记者:

大概能有多少?

学生:

十多人吧。

记者:

全班一共有多少人?

学生:

全班46个

解说:

在2015年,不完全统计,出现疑似"毒跑道"问题的,有江苏、广东、上海、浙江、江西、河南等6省市的多个学校,具体城市则多达15个。

但是,这些引发舆论关注的疑似"毒跑道"事件,最终绝大部分的结果却是,塑胶跑道的检测结果,符合国家标准。

白岩松:

但是这个国家标准究竟还符合标准不,还跟不跟上时代的发展,是不是存在滞后的现象,当然这是我们要提出的问号。我们先回到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这次检测结果呢主要是教室空气,16间里头有一间是甲醛超标,这是由过度装修造成的,然后要整改。其余呢,教室空气都合格。同时请注意,塑胶操场检测样本各项指标也符合国家标准,但问题是教室里头是符合标准,但是孩子如果在塑胶操场上从事运动的时候,这个空气是否是符合标准的,这是一个动态的概念。另外还有这个异味始终是存在的,那么它对孩子的身体,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们来注意啊,不过北京西城区的教委还是非常负责的,即便说从现在检测来说是达标的,但是接下来呢,要以学生为本,跟学校有关专家和家长一起尽快研究确定出彻底整改,包括你看,操场全部拆除,部分拆除或进行去味处理,并于本周内完成,也就是这几天的时间。

好,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位嘉宾,非常权威,他是化工专家中国塑胶跑道国家标准的主要起草人之一,师建华,师先生您好。

中国塑胶跑道国家标准的主要起草人之一 师建华:

您好。

白岩松:

首先针对北京的这所小学,它接下来在一周之内要做一个决定,是全部拆除,部分拆除还是去味处理。以您的经验的话,应该建立在什么样的标准上去做选择,在这三个选项里。

师建华:

目前,我听说咱们现在是检测都合格,都达到14833—2011是吧?

白岩松:

是。

师建华:

就是在达标前提下,说是去味评定法,评定法那么有一个建设方面有一个去味评定法。我的经验来说,去味评定法一个是没味道,第二个是有略微的味道,第三个就是有点不舒服的感觉,第四个就是有刺鼻的味道,第五个是特别刺鼻,特别受不了的味道。前两个没问题,没什么问题,第三个的味道,第三个区别就是要进行味道处理。达到第四和第五肯定是不行了,就要拆除了。

白岩松:

就是要拆除了。

师建华:

达到第四和第五级,第三级可以不拆除,可以进行味道处理。

白岩松:

但是从这个孩子们接受采访,包括记者采访这种异味始终是种存在,可能程度也不算太低,我估计是三、四这样的概念,也许比例会比较大。

师建华:

达到三可以处理,四可能是要进行拆除了。

白岩松:

好了,接下来有两个问题非常核心,我们现在的标准都说达标达标了,但是这个达的这个标是一个推荐标准,并不是强制标准,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的标准是否滞后了?

师建华:

标准说实话,咱们2011标准是在2004年起草的,也是在国际上没有,塑胶跑道标准前提下,我们国家自己添加的附加跑道标准。你要说现在是需要完善吧,肯定过了这么多年需要完善,这是肯定的。

白岩松:

是否可以用“滞后”这两个字呢?

师建华:

“滞后”这两个字,“滞后”这个词好像有点贬义词,但是你说滞后也不过分。

白岩松:

另外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我们这个推荐性的标准,基本上是针对成人的,因为它是体功大队,运动员等等,但是现在大量开始出现孩子,甚至是幼儿,那么在这方面我们的标准是没有的对吧?

师建华:

暂时咱们对中小,咱们标准是一个推荐性标准,原来是针对的就是刚才您所说的,就是针对运动员,专业体育运动学校,还有大型比赛场地,它是个推荐性标准。但是咱们中国这个中小学生发展的很快,在塑胶跑道方面,所以说在这个中小学,另外再出一台标准是最好的。

白岩松:

是最好的,您的这个意见,还是应该必须要出台。

师建华:

必须要出台,应该是。

白岩松:

好,一会儿有问题继续向您请教。接下来我们就来继续去关注,其实我们今天节目的标题请注意,叫塑胶操场,疑毒从有,行不行?这个来法,中间这四个字,是新的这种概念,叫疑罪从无。如果要是你怀疑它有罪,但是要先认定它无罪,除非有证据证明它有罪。但是在塑胶跑道,涉及到千千万万的孩子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可以提出来,假如有很多的孩子身体不适,你怀疑它有毒,我们就应该先认定它有,可不可以?来,继续关注。

解说:

大力提倡建设校园塑胶跑道,在2003年,就从官方层面形成了统一意见。而经过专家的论证,塑胶跑道,其实可以很安全。

南京林业大学理学院化学与材料系聚氨酯专家 罗振扬:

塑胶跑道是一个很成熟的产品,在我们国家已经用了30多年了,规范的产品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也是没有味道的,

解说:

近年来,全国很多省市,都加快了校园塑胶跑道的建设。比如浙江,仅在今年,全省就要新建163条中小学塑胶跑道,使得全省义务教育学校建有塑胶跑道的比例达90%以上。2017年,该省将实现全覆盖。

而从2012年起,江苏省农村中小学运动场地塑胶化建设工程,就被省政府列为惠民实事工程。到2015年底,江苏农村中小学塑胶跑道覆盖率,已经达到90%以上。

不仅是经济发达的江浙地区,在全国各地,学校塑胶跑道建设,都是一个大发展的态势。

在这个开通10年、拥有用户最多的全国学校招标网上,如果搜索"塑胶跑道"的招标信息,仅仅在过去10天,就有超过20个来自不同省份中小学和幼儿园的需求。

(电话采访北京某塑胶跑道建设方):

记者:

数量有什么变化吗?就是订单量什么的?

北京某塑胶跑道建设方:

数量多了。我们基本上一年订单量十几万平方米。我们是通过教育局招投标。

深圳某塑胶跑道建设方:

现在越来越多,比去年,前年越来越多。

解说:

面对塑胶跑道旺盛的需求,2015年10月,全国体育标准化技术委员会设施设备分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海鹏,却向记者透露了这样一个令人担忧的现实。他说,2015年近一年来,全国范围内就新增了近3000家原料生产供应商,这些小型作坊一年就占原有生产原料市场的50%或以上份额,没有资质、没有技术、没有生产管理系统,没有质量保障体系,没有安全生产管理措施,没有产品检验检测手段,没有专业生产人员和技术人员等,制造成本很低。

面对如此多的"没有",配上如此的多"需求",安全,怎么保障?

南京林业大学理学院化学与材料系聚氨酯专家罗振扬:

真正铺得好的话,得要300块钱左右(每平方米),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成本价。

北京某塑胶跑道建设方:

最低100元(每平方米),125、145、200以上的。

江苏某塑胶跑道建设方:

透气型的85元(每平方米)。复合型的110,混合型的140。

深圳某塑胶跑道建设方:

比如像学校,承包单位,他们给的价格就低,接下来利润也不高。那就只能找到那些供应原材料的厂家,价格便宜,不环保的。

解说:

专家介绍,建设塑胶跑道可选材料非常广泛,当然质量也就参差不齐。由于国际田联对于田径赛场的弹性等参数有相关硬性规定,劣质的跑道材料无法达到。但是,民用场地就远没有这些要求。

南京林业大学理学院化学与材料系聚氨酯专家 罗振扬:

2011年的国家行业标准里面,它指定了只是几种重金属,只有这几种所谓的安全性的指标,它对什么芳烃溶剂油、对林苯类的增塑剂,还有总的有机性的挥发物等等,它都没有。

白岩松:

专家说每平米超过300块钱的时候,可能才是安全是得以保障的,但是你在听到很多的企业在报价的时候,有大量的100块钱,100多一点,甚至有100块钱以下的,这个时候你就会产生一种担心,它价格已经是三分之一,甚至还要去低,它能够靠谱吗?会不会在我们的塑胶跑道当中存在着大量的“三鹿奶粉”。也就是说这里是掺了三聚氰胺了。它是在很低的标准,城乡结合部开始去吃奶粉了,但是给它供应的这里头却掺了很多的假。有没有这样的一种可能。其实这两年,我们大量的出现毒跑道的这种新闻不是坏事,一方面来说呢,是学校体育开始重视了,各个学校开始猛建。而且我觉得将来也不能堵住这条路,我们相当多的北方还是需要这种塑胶的操场,包括南方也需要。第二一点,大家的环保意识在增长了,另外媒体的舆论监督也在增加。好,针对这方面的问题,接下来我们要继续请教专家。中国塑胶跑道国家标准的主要起草人之一师建华.师先生,您就是比如说,我们不用滞后这个词,我们用它2004年去起草这样的一个非强制性的标准,现在如果要把它变成,它不是强制性标准,现在我们如果要把它变成强制性标准,是否意味着需要更严格,它主要体现在严格在那一些方面?

师建华:

强制性标准和非强制性标准,说在过程当中的控制,什么叫过程控制呢?比方说招投标,产品的品牌定价,价格刚才也看短片里面大家也看到了,什么价格都有,所以说这就是牵涉到鱼龙混杂。但是不管鱼龙混杂不杂,中间控制好了之后,那鱼就是活不了了,只能剩下龙,就这个意思。

白岩松:

另外有一点,如果要是出台您说也说有必要针对青少年出台,那是不是应该就比强制标准要更严更严,尤其进校园,甚至进幼儿园的,这方面您的意见和态度是什么样的?

师建华:

比方说教育部不搬标准吧,不搬标准出来之后呢,它这个应该从过程要加强控制,不从过程加强控制是控不住的,光从单一结果上控不好控的。

白岩松:

我明白您的意思,就最后去检测的时候,这里还存在着很多的可能模糊的地方,甚至是不严格,也会带来危害,您已经来不及了。应该从过程,从出厂检测它的这种资质等等,全过程的去进行监控。

师建华:

没错。

白岩松:

以您现在对这个行业的了解,你觉得存在让您担心的地方有哪些?

师建华:

以前这种过程控制是没有的,现在我们听说几个省份都在进行过程控制,我感到这是比较欣慰的,对孩子来说也是好事情。

白岩松:

这个行业现在存在让您担心的问题有什么,除了这个,比如说价格太低,就有可能有掺假的可能,还有其他的吗?

师建华:

这个行业存在的问题就是说是,刚才说了嘛,鱼龙混杂,没有一个统一的过程控制的办法,这是最可怕的。

白岩松:

好,接下来我们要继续去关注,其实,如果怀疑它有毒,我们就当它有,好不好?因为这涉及到孩子的生命和健康,不能拿孩子们当实验品啊,在这方面,深圳提前迈出了一步,我们一起去观察一下。

解说:

面对各地越来越多的疑似"毒跑道"事件,公众的目光,也越来越聚焦到跑道的国家标准。就在上个月,深圳发布《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控制标准》,这意味着,这个城市将实行一个有别于国标的新标准。

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任俊:

现有的标准是一个产品标准,就是做成的这个跑道成品,它应该达到哪些性能指标,也包括有害物质的,也包括物理性能的。我们这个标准是一个工程建设标准。涵盖了从材料的控制到这个施工的质量控制,到监理到最后的验收,实验等等各种要求都有。

解说:

任俊说,正是因为去年深圳中小学也出现了疑似毒跑道事件,深圳市教委委托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等单位,共同编写了这份新的标准。除了增加了对设计施工各环节中的控制,该标准还将检测范围从国家规定的7种有害物质,扩大到15种。

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任俊:

我们这个标准应该说是去年年底才开始编制,国家那个标准是2011年已经发布了。那么这几年材料各方面的发展,又有一些不同。

解说:

对于新增的参数,任俊表示,他们对深圳市两百多个学校的场地进行了检验分析,找到了有些有害物质的含量,同时也结合了国外有害物质限量方面的标准和技术。而除了控制环节和参数上的不同,深圳标准中还有一个被称为"兜底要求"的气味评定。

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任俊:

去年有一些跑道,认为按国标检验是合格的,但是最后就是闻到还是有气味严重,还是从家长和社会来说不能接受,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也是认为既然有些刺激性气味的存在,就说明有有害物质进行散发,这些有害物质不管是在哪个里边,都认为是对人体是不好的影响。最后就是你如果这个场地检测出来有味道,说明里面有一些有害物质,是超标的,就认为是不合格的。

解说:

根据深圳市住建局通知,新标准将试行6个月,那么未来是否还会根据实际执行进行调整呢?任俊表示,试行是政府部门从发布程序上进行的考量,短期内这一标准调整的可能性不大。

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任俊:

一个正常的标准,周期应该在5年-10年左右,我们认为编制的校准,社会对这种产品最低的合格要求,低于它不合格了,严格于它做的更好这是应该的,所以标准应该是只为一个尺度,它不能随意变的。

解说:

对这一标准的可操作性,制定人员也在工程中进行了试验,按照新标准,相关成本价格不需要大幅提升。深圳市新建、改扩建的教学和健身用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的设计、选材、施工、检测及验收也都适用这个标准。而大家更关心的是,对于已经建成的跑道,又该如何对待呢?

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 任俊:

对既有的跑道,我们从技术上来说只能说它是参照执行。就是政府各方面进行规定,跑道如果存在不合格应该怎么处理,只能由政府,各地地方根据自己情况确定。从技术上讲,既然是不合格,还是认为里面有害物质继续在影响,应该说就是不合格产品。

白岩松:

如果要用专家说的深圳这个标准的话,那北京白云路小学校区里的这样的一个塑胶的这种操场就可能是不合格的,因为它的异味还是依然存在的。但是接下来我们要连线这个师建华先生,师先生您怎么看待深圳市这个标准,您觉得它进步到哪一步?

师建华:

深圳这个地方标准吧,它是从现在来说是非常先进的,为什么说呢?它是结合了国标的基础上又结合到欧盟的一些对儿童玩具,和欧盟产品的环保要求,所以说这个是相当严格的。它在中间控制也是非常严格,说按它这个走,当然还是现在说是非常好的,但是过一段时间是不是还需要完善,刚才听任总讲那次,事情是事情,但将来可能不会往宽了走,只会往严了走。

白岩松:

您是否主张它向全国的标准去普及?

师建华:

希望。

白岩松:

您是否同意现在塑胶操场上疑罪从有、疑毒从有这个概念?

师建华:

可以是这么说。

白岩松:

好,非常感谢专家带给我们的解析,今后我们继续关注这个事情。

正在加载...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